设计于2023年
北美黑胡桃/玫瑰酸枝
高750mm×长2320×宽1030mm
高750mm×长2530mm×宽1120mm

云,也许是虚无变化的
亭,却是某种永恒长久
我希望找到一种悠然自得的状态
也许是面临一个新的时代状况
我们都需要好好地照顾自己
松弛,温暖,包容
心绪安定而悠游
自得其乐,回归于自然与本心

——吕永中,2022年5月

悠然与家居的邂逅,以春天之姿,为家创造一片绿色的角落。中国传统的实木榫卯结构,在现代设计中焕发新生,精密的结构,有一种别样的建筑之美。采用丹麦Kvadrat品牌羊毛面料,皮肤接触无负担,耐折腾。半木独家设计“青铜神树”弹性五金连接件,不锈钢3D打印打造,仿若流动的岁月,铁锈色包浆,流淌着时光痕迹,饱含故事温度。精心加深沙发的坐面,同时降低沙发的平台高度,使其更加随意易用。沙发仿若黄山松下的平台,拆卸的抱枕宛如可移动的山石,无论是惬意的午后小憩还是与朋友的闲聊下棋,都能无所拘束,随意移动组合。

“也许明天又出来另外的样子,我们很难从样子里面去看。”

亭云沙发,经过了三年的研发,终于面世了。在线下店铺见过该作品后,心怀好奇,在春日的一个午后,邀约吕永中先生来一场访谈,走进他的内心世界,与他聊聊这几年的创作心路历程。

半木新天地店

询问吕永中这次我们在室内还是室外聊,他回复,希望在室外。上海的季节总是不甚鲜明,坐在M stand店外,阳光有些让人懒洋洋,有些微风,也算是稍稍有了初春的感觉。工作日,街上的行人也是熙熙攘攘。十字路口有经过的汽车鸣笛,对面环卫工人的扫帚也摩挲着地面,旁边女孩的电话交谈声间或传来。一起填充着城市的喧嚣,让我们也触摸着世界的实感。

如果一直关注半木的作品就会发现,吕永中有很多器以载道的表达。新宋双人沙发独具匠心,专门设计的双人各自独立空间于一榻,体现吕永中有关人与人之间社交距离的思索。藏宝柜刻意设置的使用“困难”,这是吕永中希望使用者更加珍视自己藏起来的宝物。即使是看似简单的苏州椅,坐上去也能感受到脊背不由自主地挺直起来。

苏州椅,设计于2011年

这些是半木之前的一些作品,但也能明显看出来,半木之前的关注点,吕永中之前的思考方向。这些家具不仅真实的看见自己的使用需求的本质,而且吕永中也希望传递自己的思考和生活方式,给看到这些作品的人。吕永中创建了半木,谈及到过往半木的作品,他平静地阐述着: “半木的东西一直是入世的,那这些自然而然的思考方向会更接近儒家的思想。”从过往的作品中,我们也能窥得端倪,比如半木颇受欢迎的新宋沙发。吕永中认为,这代表了半木对厅堂空间的思考表达,在这样的空间里,人们需要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,需要仪式感和礼仪,因此这个空间需要内涵丰富,满足社会的期许。

因此,这些作品的厚重感和“规劝”并非虚构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

亭云椅,设计于2022年

亭云系列的椅子已于前年上市,采用了拼色椅垫设计,蕴含着吕永中的一丝调皮和跳跃。

今年,亭云系列推出了新款沙发,实物展示让人在视觉上感受到更轻盈的质感。即使静静地摆放在那里,也散发着广阔而生机勃勃的生命气息。

亭云沙发

吕永中谈及了这次对新木料的选择。过去,不论是胡桃木还是南美酸枝,都凸显了他对低调沉稳文人气的追求,是对感觉的一种选择。而这次,他希望在色调和木头纹理上有所不同,但仍保持半木独有的氛围。

吕永中说起来,一个家里面应该有不同的颜色,中国画里有一个说法墨分五色,浓淡相宜。半木过往选用的多是深色的木头。本次选择的是浅色的枫木,也基本上是木头中最淡的颜色,屋内家具搭配呈现非单一色调,也为使用者呈现更多可能。

“青铜神树”五金件打样实验

亭云沙发整体结构镂空写意的呈现,在榫卯技术上也是一大挑战,精巧的结构对于技术的要求很高,但亭云做到了。除此之外,亭云沙发的独家设计的五金件也十分的耐人寻味。除开设计的铁锈色写意的部分,本次采用的3D打印技术,也是为了更精准的贴合沙发,达到更好的受力效果。吕永中提及,别看这个五金件比较小,整个的设计研发过程花费的时间,比整个结构的设计研发时间还要久。

在探讨沙发设计细节时,无论是木头、耐折腾面料的选材,还是铁锈色的五金件、冬瓜几上的纹理和沙发的摇篮外形的设计。吕永中频繁提及时间、自我和个人空间等词汇,展现了他本次设计关注点的微妙变化,在过往的基础上又多了些自然自在的表达。

吕永中,亭云沙发创作中,2023年初

这种不同不仅体现在具体细节上,更体现在对意境营造和个人感受的关注上,体现在设计中的“无用”之处上。亭云沙发更偏私密,偏个人空间的使用思考。其中吕永中在设计中对童年,原野,幼时元素的不经意增多,也似乎让很多事情又再次回到原点思考出发。吕永中分享道,半木长久以来有一部分的理念一直是要与当下社会、时代以及自然建立更紧密的联系。在跟自然的关系,一直是有的,只是亭云能表达的更充足,或者更多。他认为人生经历可能与中国文化中的儒释道有所契合,与时间、成长经历和人生阶段相呼应。之前的作品着重于建立关系和秩序,更体现了儒家思想的一面。而亭云系列则回归到了与自我更为自在的状态,也似乎更接近于道家的表达。

设计师的思考如同藤蔓般延伸至作品,不经意间完成了各种意象的叠加,形成了完整的表达。

吕永中,亭云沙发手稿,2023年初

外界对半木的作品风格评价多种多样,但这次很多人的观感来说亭云沙发和以前风格似乎有些不同。

吕永中提到半木作品间的相互影响和生长历程。亭云沙发的结构设计精巧,最初灵感来自于书香的“鹿角结构”。用木头实现如此复杂的设计有一定难度,但半木已成功应用于更大的物件上。

书香椅(“鹿角结构”),设计于2020年

亭云沙发不仅继承了结构上的精髓,也延续了以往作品的探索精神。从之前的清风禅榻到现在的亭云沙发,对于独处空间,对于内在的探索,吕永中的思考更加深入,更为自我和本源。

清风禅榻,设计于2011年

通过他的讲解,我们能感受到亭云沙发与半木品牌的紧密联系。吕永中最后淡淡地说道:“所以外界对半木风格的定义,不是我关心的命题。”

吕永中,工作中

半木作为吕永中思考的一个载体,其亭云系列作为疫情期间产生的作品,不可避免地与创作和疫情产生了似有若无的关联。吕永中直言不讳地表示,随着年龄增长,疫情作为一个催化剂,加速了他对自然自在的关注,以及适用这种可能的未来生活状态的作品创作。尽管在上海被封闭的几个月里,他幸运地拥有一个小院子,但仍渴望更多的自由与舒适。那段时间,每天出不了家门,生活一下子慢了起来,使他更加深刻地理解了以前未曾关注的一种状态,对松弛和自在的需求。这样的经历也让吕永中有了新的思考,当时正在亭云沙发的研发期间,因此他希望通过亭云沙发来表达一种未来可能的状态,一种以后自己想要的状态。

初春的上海依然带着些许寒意,我们从户外转移到室内,开始聊起吕永中的作品细节。他滔滔不绝,对每一个小细节了如指掌,展现出的对作品的骄傲和自信,以及对创作的热情,令人为之动容。

交谈过程中,吕永中强调个体的感受,试图超越疫情,探讨更加本质的议题。他表示:“半木作为一个独立品牌,肩负着重要的学术任务,即如何可以去探索。也许明天又出来另外的样子,我们很难从样子里面去看。

吕永中,旅行中拍摄,2022年

作为一个线下实体行业,需要更多作品实际与人的接触,半木在疫情的考验下度过了三年。对于未来的发展,吕永中表示:“家具行业前些年经历了粗犷野蛮的生长,是从无到有的阶段。现在,要存活,需要思考如何朝着更好、更真的方向发展。疫情这几年让我们进行了深刻的反思,我们不断审视自己,找出做得不够好的地方,辨别虚假与真实。如果碰到了问题,那肯定会碰到问题,消费习惯发生变化或者什么样的问题,需要为未来做出规划,思考自己的定位,你是谁?在慢下来的日子里,我重新思考了下,我们是谁?我们半木其实是一直走在做产品的道路上,跟疫情也没太大关系。”

亭云沙发的创作,包含了吕永中那段时期对时间和年龄段问题的深思,他认为自己到了需要思考这些问题、满足这些精神层面需求的年龄段。半木这次的作品更多地从之前偏向儒家的状态到偏向道家的状态,这是一种从秩序到自在的寻求。

吕永中,旅行中拍摄,2022年

在后疫情时代,我们不可避免地谈论着我们这一代人在时间长河中经历的历史涟漪。除了人文社科学界,艺术界也更多地思考和谈论这些问题。在公众层面,在互联网时代,似乎每一次的信息冲击都让人们的公众记忆有所遗忘,这或许是生物本能的自我保护。虽然雁过无痕,但大雁、风,以及看到的人们都知道,它曾在那里飞过。无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遗忘,那段时间在半木作品上留下的痕迹,在吕永中脑海中留下的记忆又会在哪个时间点,沉淀出哪些作品,我们都不得而知,吕永中或许也不甚明晰。但我们知道,亭云沙发存在了。总有痕迹在诉说,总有记忆在记录,我们不曾遗忘,也没有停止追寻。